江阳

约稿,同步催文,限好友,因为不仅咸鱼,文渣,还没地方挂。

占位致歉,【天官赐福语c】【群宣】
诸位您安,打扰几分钟。
不是个正经的天官语c群,诸位来了就随便上皮对戏也好,下皮唠嗑也罢。
群里单身狗嗷嗷待哺所以作为一名好心人来给他们招招人。
849953866

忘羡【恶鬼】

        #ooc

        #剧情是一个脑洞,不符原著

        云深不知处

  断崖下寸草不生,枯死河床,地势险峻,而崖顶和崖底判若云泥,崖顶山清水秀,周围地势险峻,崖底绿草如茵,若有他人在此也会赞一声仙境,却无人愿意一探崖底风光,只因世人皆知,物极必反。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崖顶草地下掩埋着人为阵法。

   阵中有只恶鬼,山中无岁月,恶鬼在此也不知多久,却从来没有醒,昨日半夜雨势颇为浩大,引来雷电误伤了附近的一颗不知名树木。断开出一片焦黑,崖底的风刮向树木断裂时能让树稍微摇晃,或许是树木归途如此,昨日大雨倾盆,雷电交加无法撼动,可到了今日还是有些不尽人意。倒下了,倒下之处便是阵法边缘,却也是这一点蜉蝣撼动了阵法,里面的恶鬼醒了。

恶鬼眨了眨眼,看着自己现在的处境,皱了皱眉,决定试试能不能出阵法,以后在做打算。恶鬼试探性把手往前面伸,触碰到阵法的屏障瞬间还是被刺了一下。恶鬼猛的缩回手,放在嘴下吹了好几下,才冷静下来。低头看了看阵法,再看了看自己,无奈虽然不想承认,自己是出不去了。这是一个锁魂阵和招魂阵还加着好几种阵法,破一个其他自爆,无法威胁自己性命,却也逃脱不出。设此阵人为何要这样,又和自己有什么规则,无从所知。

恶鬼神情复杂的盯着阵法看了一会,知道了自己是被召唤自此却忘记了自己生前琐事,一丝记忆也无,对自己的茫然加剧了心底的不安。稍顷,突然猛的起身一脚踹过去。到底不甘心就这么被困在这里。

“嗷!!疼疼疼疼!!”意外的是恶鬼的声音并不恐怖还有一点青年的爽朗。不意外的是恶鬼没能让自己出去。恶鬼捂住自己的脚在地上滚来滚去,蹭的青草被碾压至汁。
“啊!!!”……四周寂静无声手用力的在空气中挥了挥不死的又喊了一次“啊啊啊!!!”喊了几声依然没有回声传来,也知道了,声音也是传不出去的,抬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心里苦笑,五味杂陈

 “哎诶,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救鬼啊!!!”挠了挠头,一把躺到在地上滚来滚去,百无聊赖的开始看起云朵来。

  等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衣袂翻飞的声音,随即御剑的破空声袭来。

“!!!”惊醒起身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位神情冷漠,一身白衣的青年御剑而来。

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不想和这人碰面。下一秒却顿住了,这人可能是就自己出去的机遇啊!!
仔细在想了想才发现自己被困住,而这人却出现至此,只有两个解释,一个这人只是来这里有事,一个就是这就是把自己关在这里的罪魁祸首。嘶…恶鬼想来想去还是最后一种可能性最大,十二分精神的戒备。

在想这些东西的同时,白衣青年已经从剑掠下来似没看到恶鬼,席地而坐,端坐在草地,拿出背后背着的琴,放在腿上,静静的看着悬崖上方,眼睑低垂,不言语,沉寂在自己思绪中。

恶鬼看人动作就明白了,这阵法,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封五识,无感,外面看里面亦如此。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下,看来这人和阵法无关。撵了撵手指看到人背上的琴总觉得自己也应该有什么东西在手上。无奈恶鬼也只能揭的一根草叶子叼在嘴里,静静观察着那人动作,倒也悠闲。

“铮――”拨弦声古老缠绵,风声渐远被余下琴声渐渐替代,山河无光,世间万物似消隐。那人神情依然淡漠如初,可手下曲子却撼人心魄。

恶鬼听着琴声,也听出来琴意,恶鬼恍惚间记起来,姑苏蓝氏有一曲名叫问灵,能让读出鬼魂之意。这人是姑苏蓝氏的人。

这个人在问灵,但,问谁?我吗?恶鬼挠了挠头,想到,可自己连自己的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都不知,他能问出个什么劲。摇了摇头目光却也不再盯着那人,向四处看去。而姑苏子弟却一直反复的弹奏一曲问灵,不变。

稍顷,倒下的树叶里钻出一只雪白可爱的兔子,正被百无聊赖的恶鬼看见,不禁眼前一亮,嘴角上扬起不怀好意的笑来,蹲着身子,打算去抓。

也在这个时候,恶鬼在的阵中中央位置裂开了一条口子,一把弯刀从里面探出,正对着恶鬼背影。刹时,阵中一片黑暗与外面琴声铮铮,鸟语花香隔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待恶鬼察觉却也是迟了,腰部被弯刀拦住,恶鬼转身想躲却被刀身复杂花纹伸出一只手扣住脖颈往深渊拉,恶鬼见无法挣脱,脖颈却被紧紧扣住,且皮肤被烫的呲呲作响。无意识的恶鬼伸手朝向白衣青年。

  喉咙艰难的发出声响,骨头被捏的咔咔作响,几乎浑身解数都使尽,却也没能逃脱,也是了,能逃哪去?出不去阵也是无法的。
  “蓝!……”恶鬼在姑苏子弟方向口中挥舞了一下手臂,就好像要抓住什么一样,却扑了个空。
“救我!”最后还是下意识就向姑苏子弟呼救。

扼住恶鬼喉咙的手力大无比,使得恶鬼全身发抖不止,一双手几乎痉挛,无力下垂,瞳孔微缩,开始涣散,正当恶鬼放弃时,那人停止了琴音向恶鬼走去。那人穿透了阵法,在恶鬼身旁停住,正要动作。恶鬼却又一次拼尽全力朝人喊到

“走!!!别救我!!危险!!”依然下意识,依然恍惚间就做出如此反应。

那人动作不停,一个弯身抱起兔子,便转身就走。

恶鬼终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被弯刀抓进深渊。

却不知,那人转身之后低头看向怀中兔子时流露出的温柔神情,和嘴里无意识呢喃的人名

“魏婴……”

再醒却已是莫家庄,看到一群姑苏小辈,恍惚记起什么转眼却又忘了。

后来?后来大樊山遇见那人,阴差阳错却又跟人纠缠不清,而这一生也就废在一个名叫蓝湛姑苏子弟的身上。

如椿【意外】

       #ooc
      早上的扶摇山是风景最美的时候,白露清风带着一股子花香,不呛人刚刚好的让人身心舒畅。
   童如洗漱完一打开门就能看到不远的地方他那个举人徒弟又不务正业的种花种草

  说来也是能把自己气死,本来以为自己捡到一个天赋异禀的修仙好苗子,接过捡回来一看是个不务正业的败家子。

  悠悠的叹了口气,心里腾起一丝无名火,便火急火燎的走上去道

“早课做完了?”

  韩木椿听到脚步声把有点下滑的袖子往上扒了扒,头也不回道

“没有。”
  本来只有两份火气的童如真人听到这里立马火气往上升了几分,语气也跟着沉了沉

 “你还在这里搞这些?还不去上早课!”

   韩木椿语气拉长声调,停下自己手上的活,回头对来人粲然一笑

  “师父,你也知道我不是那块料,就不要逼我嘛。还有我在桂花树下酿了酒放在地下,来年开春我请您喝酒如何?”

顿了顿好像想起什么毫不在意的自己气急败坏的便宜师父说道

“我昨天误入了后山的妖谷…”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怎么?一时半会没看住你就跑哪里去了?你去干嘛,不知道哪里危险吗?”

童如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起这人莽撞,还是气这人不务正业。

  见韩木椿毫不在意的挥挥手,
“师父,您倒是听我说完啊,再说妖谷那些人谁不知道我是您徒弟,谁敢欺负我,对吧。”

  暗搓搓的拍了个马屁,效果挺好,听到这话的童如脸色稍稍缓和下来。清了清嗓子道

“你继续说。”
韩木椿见好就收,乖乖把话茬说完
“我遇到一个妖,不知道是什么妖,能化人形应该挺厉害的。”

韩木椿继续不动声色暗自打量童如
“我在那个妖身上闻到一股子花香,特别浓,她好像认识我,给了我一个荷包,叫我放在身边能做好梦。”

  “我当时就有点奇怪,现在谢谢应该是那花香的作用,我都没仔细确认这个妖身份就让她跑了,所以今天来问您认不认识这妖。”

越听童如的神色就凝重一份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韩木椿一会又不放心的把手搭在人额头是探查一会。见没事就放下心来。

冷着脸说
“那妖应该是个花妖,修的道是魅惑人心,你着了到,她应该不是想害你,不让以你的修为早就躺下了。”

记起那花妖送了自己举人徒弟一个什么东西就问
“她给你的东西拿来我看看,应该是能催眠或者入梦的。”

   韩木椿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回来之后好像把那个东西往床头一丢就没管了。就放下自己手里的锄头,领着师父走向自己卧房。

  “就是一个荷包,样式挺好看的,就一姑娘家家的东西,没什么特别,我就随便丢了。”

  童如冷冷到
“这么没脑子,下次怕就不是花妖是个别的什么东西,你,这条小命就完了。”

  “师父也不是逼你什么,有一点保命的修为就行,不求你飞升。这件事之后,回去好好上早课。”

   韩木椿听到这里不由都皱了皱鼻头,歪头看着自家严肃起来的师父,认真道

  “对我来说修仙问道不如田园风光,这大好河山我没去看只能让这一片地方按着自己觉得最好的风景长。师父您不会老,所以我这一生就留在这里陪着您就好。”

韩木椿说这话的时候是童如从未见过的认真,不知道为什么童如感觉自己有一个很软的地方被刺了一下,不疼,反而心跳漏了一拍。

  童如轻咳一声,移开看着韩木椿的视线,把自己努力拉回正题。刚好走到门口就顺势推门进去一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进去之后就回头问韩木椿荷包在哪。
  就看见韩木椿在自己枕头边摸来摸去嘴里还念叨着,“去哪了,就在这里”的字眼就明白了。

那东西应该不是荷包,应该是什么一被用上就消失的。
  想起刚刚便宜徒弟的说辞,顿了顿,继续问
“你刚刚说,那个妖给你的东西能让你做美梦?应该是人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你做了什么梦?”

韩木椿其实刚刚说出要陪师父过一辈子的话就有点小小的不安,就好像自己在努力藏的东西,不注意就说了出来,而且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藏了什么。现在回过头回忆了一下自己昨天晚上做的梦,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藏的是什么。

  突然呆住了,措不及防就习惯性回答师父的话
   “我梦到了师父…”
  说出来之后两个人同时一惊,韩木椿缓了缓继续接话茬。

  “我梦到了师父和我在扶摇山上喝我酿的桂花酒。还有…我看到梦里的我心悦师父。”

   这无异是暴露心意了。童如没说话,韩木椿也没说,两个人静静的站了一会。

  童如内心惊涛骇浪,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自己徒弟心悦自己,我应该如何是好,童如这么问自己。我要把他逐出师门吗?童如闭了闭眼睛。

  抬脚往门外走去,走过韩木椿旁边的时候看到了他发颤的手脚和微红的眼睑。还是没忍心,叹了口气

“还不跟上,早课再逃,你就自己下山吧,我也管不住你了。”

【冒头 我来宣个群,咳,求一个童如真人!!嗷 欢迎加入P家幼稚园,群聊号码:764625861,溜了溜了 】
   

不想说什么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 17:00 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 *: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 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2017.10.01 22:42 更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3个月过去,居然还要因为全文被和谐而再次编辑修改(7张长图全部显示为“非礼勿视哦”:)


百花日常

        #ooc
         #假设孙哲平没退役
          #双花向
          #聊天体

                                 百花是冠军!
  唐昊:我靠,为什么我们战队的队服是粉红色的啊!
  邹远:……
  邹远:我觉得,还可以?
  唐昊:小远,你绝对没有说出你内心的真实想法!
  张佳乐:粉红色的怎么了?我觉得特别好看啊,年轻人就是要穿这种颜色,活泼!
 
我们一致觉得您不管穿什么都活泼!!

    莫楚辰:无所谓了,反正怎么样都改变不了。
    朱效平:无所谓了,反正怎么样都改变不了。
    张伟:无所谓了,反正怎么样都改变不了。
    张佳乐:就这么不喜欢?明明很好看啊。
    唐昊:副队,好看是好看……吧?
    唐昊:但是……额……嗯……
    莫楚辰:小昊竟然说出来了。
    朱效平:我应该夸勇气可嘉吗?
    张伟:我觉得小昊需要掩护。
    邹远:前辈们?
    邹远表示一脸懵逼,不就是商量一下改进队服吗,有必要如临大敌?的样子吗。

  如果其他人听见了邹远的疑惑,绝对会拍着他的肩膀说,果然你还是太嫩了。你是不知道孙哲平那家伙护妻属性的可怕。
   
就莫楚辰那家伙上个星期和张佳乐无意的说了一句,

副队你穿咱们队服不管是正面还是后面都很像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然后你们猜怎么着

对内的日常训练里面

一个狂剑士把一个守护天使压在地下狠狠的摩擦摩擦

还美名其曰的说,在场上队友不可能一直保护你,你也要写会自救??

莫楚辰表示:队长?亲队长?!我可是治疗啊,我再怎么能我也就只是个治疗啊。信不信我放生你?

众人:你敢吗?

莫楚辰:我还就……真不敢……

还有上次唐昊把张佳乐的零食一下子全吃完了,第二天张佳乐发现是唐昊吃的之后觉得自己要对后辈好一点于是转头就告诉了孙哲平叫他来教育唐昊。

然后孙哲平在训练期间和唐昊对打,每次都用尽全力。从不手下留情,而且每次结束后都让唐昊加训两小时。

说什么,实力是队里最差的一个就得好好练习,所以接下来几场比赛你就不用上场了,好好练习吧。

明眼人都知道孙总这是护妻,可唐昊那一根筋的家伙还以为孙哲平是为他好。于是更崇拜孙哲平了。

众人: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强行拉回正题

    张佳乐:那要不要换个颜色?

众人:!!!!我们在做梦吗?这一定不会是真的。

要知道张佳乐可是对粉红色有一定的偏执的。 比如喜欢穿粉红色的衣服之类的,偏执到可怕!

然而唐昊小朋友表示不用穿这么少女心的队服就行了,其他颜色都无所谓了。反正我帅!

     张佳乐:要什么颜色啊,你们给个主意啊啊啊啊啊。
     邹远:白色?
    张佳乐:不要,披麻戴孝!!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年轻人不应该活泼一点吗?
 
这都是什么主意。张佳乐表示不能理解。
    莫楚辰:黑色?
    张佳乐:“不要!你看看霸图的韩文清,一想想他那个脸。啧,拒绝拒绝拒绝,太可怕了!!!”
    张伟:“紫色?”
    张佳乐:不不不不不,太gay了。

众人:你还好意思说gay?联盟最gay的就是你吧!!

他们敢说出来吗?不敢╮( ̄▽ ̄")╭ 你怕不是想加训加到死哦。

      唐昊:“我觉得绿色特别好看,还护眼!!”

唐昊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太完美了!然而

    孙哲平:“无所谓,乐乐你决定就好。”
    张佳乐:“啊?对了,我薯片没了大孙你帮我去买一点。”
     孙哲平:“懒得动。”
     张佳乐:“孙哲平!!!”
     孙哲平:“小昊帮我去楼下便利店买一个牙刷吧。我牙刷坏了。”
      唐昊:“哦,好的,队长,你要什么牌子的。”
      孙哲平:“无所谓,能用就行,顺便再帮我买几包薯片,你知道什么味的。钱我发给你,不用给我省钱。”
       唐昊:“好的,没问题。”

唐昊小朋友是孙哲平的死忠粉,特别希望自己也能像孙哲平那样霸气侧漏!

所以唐昊小朋友你这是第几次了?!!

      邹远:“那队服颜色要改成什么颜色才好呢?”

邹远也比较不怎么喜欢粉红色。

    孙哲平:“不是粉红色吗?不用改,就这个挺好。”
     邹远:“啊?那好吧。”有点可惜啊。
    孙哲平:“很活泼啊。”

孙哲平表示自家媳妇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莫楚辰:“看吧,我就知道。”
    张伟:“看吧,我就知道。”
    朱效平:“看吧,我就知道。”
  邹远:“…………”

队长啊!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穿粉红色都能穿的那么霸气侧漏好吗!!!

小远其实你可以试着反抗一下的,毕竟队长对你挺好的啊,就像儿子一样?(大雾)

今天的邹远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懂前辈们的良苦用心。

众人:呵,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一如既往的虐狗,就知道欺负我们没有对象!